首頁 > 新聞 > 國內 > 正文

最動人的風景不一定要在遠方,但一定在路上

2019-11-03 14:55圖文來源:北京青年報

最動人的風景不一定要在遠方,但一定在路上

沒車就意味著窮,窮就代表著無能,大概是秉持著這種邏輯,車上另外兩個陌生人對我們夫妻的職業展開了毒舌吐槽的模式,言語之肆無忌憚是我沒遭遇過的

九月中旬,小城文聯搞了一個“詩詞、攝影”征集活動,我和愛人湊熱鬧,混了倆詩詞優秀獎。獎品是兩箱寒富蘋果。頒獎儀式定在一個名叫姜家村的蘋果采摘園里舉行。去還是不去?愛人和我商量,若單純去領獎,為了幾十元錢的東西搭精力、花時間似乎不太合算;若不去,好歹也是獎品,不要白不要,放棄有些可惜。

斟酌間,我用地圖軟件搜索了一下,姜家村離家才12.2公里,步行兩個多小時。我興奮地說,干脆走著去吧,領了蘋果再打車回來。愛人和孩子欣然同意,別人都傾家跑出去登山、看海、游異國他鄉,我們就近農家樂也聊勝于無嘛。

一大清早,整裝出發,手機開了語音導航,還播放了一個冷門民謠歌單。有風、有云、有自由,還有動聽音樂。我們沿著柏油路,穿過城市喧鬧的早市和街道;大步流星地走上水泥路,看高架橋上飛馳而過的汽車,拍路邊一排排高聳的白楊樹、近在咫尺的大風車;拐入狹窄的土路,見到大片的玉米地、忙碌的農人、悠閑的白鵝群和站在墻頭巡邏的大公雞……踩著磚頭,過了兩條蜿蜒淺淌的清澈小河,要不是怕趕不及儀式開幕,真想在河邊好好玩會兒,不知道能否捉幾條小魚、小蝦回家養著玩?

路上的風景并非特別美麗,可旅行從不僅僅為了看風景。一旦上路不達目的就無法回頭的特質比健身房、游泳館更具有束縛性,既磨煉了意志,又鍛煉了身體。而且它還意味著全家人陪伴在一起的時光,因此讓每一次同行都充滿盛大的快樂,輕松就湮沒掉日常生活里堆積的各種瑣碎情緒。

近幾年,寒暑假才會去遠方旅游,周末就選擇以小城為圓點,半徑長在三十里以內的各座大山小村。早去晚回,只帶些瓶裝水、飯團、壽司、面包、火腿等物資就可以了。在路上我們看過油畫般濃墨重彩的田野、開得妖艷囂張的花叢、幽深的密林、破敗的廢棄監獄、陰森恐怖的精神病院、泛著白光的寬闊水庫;摘過路邊的小櫻桃吃,聽過流水潺潺,解救過被車軋得奄奄一息的小蛇……種種感受絕對不是坐在車上呼嘯而過能得到的。

之所以這樣表白徒步微旅行,是因為在頒獎儀式過后,我守著蘋果箱站在路邊,翻手機打算叫輛出租車來接;愛人跑去果農堆里打聽小客車到達的時間。片刻間,先是有兩位熟人開車經過,搖下車窗跟我打招呼,為車里滿員而滿臉抱歉。本來我不覺得沒車多丟人,可他們尷尬的表情讓我有些許難堪,大笑著讓他們趕緊離開,以后江湖再見就好。

之后,和愛人有過幾面之緣的一位業余攝影師邀請我們搭乘他們的面包車回城。沒車就意味著窮,窮就代表著無能,大概是秉持著這種邏輯,車上另外兩個陌生人對我們夫妻的職業展開了毒舌吐槽的模式,言語之肆無忌憚是我沒遭遇過的。一邊暈著車,時不時惡心反胃;一邊機智應答,禮貌又不失分寸地捍衛著我的職業尊嚴,我太難了。

原諒我的小氣,回家后,蹭車的感恩之情所剩無幾,滿腹全是郁悶。同樣是徒步,在頤和園里徜徉,在大明湖畔流連,在青年公園里慢跑就備受艷羨,在小城附近徒步就要遭人鄙視嗎?愛人見我生氣,笑嘻嘻地火上澆油說:“沒事,以后在路上走戴個頭盔就好,保證你開寶馬的同學認不出你來。”活生生把人氣笑了,氣也就消了。

跟陌路人計較什么呢?我就是愛徒步啊——最動人的風景不一定要在遠方,但一定在路上。欣賞美是一種能力,也是一種意境,我怕走得太快,踩碎了路邊的美景。

責任編輯:朱皓

周刊

故宮博物院原院長、現故宮學院院長單霽翔來到南京,在南京市社科聯、南京市社科院與秦淮區委宣傳部共同舉辦的“金陵智庫-名家講壇”中,作題為《文化的力量——讓文化遺產資源活起來》的報告。[詳細]
昌乐盘带工赚钱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