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國內 > 正文

和諾貝爾獎得主成同桌 17歲重慶少年問了啥

2019-11-03 14:54圖文來源:重慶晨報

10月29日,當15歲的談方琳參加第二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的消息被刷屏時,和她一樣在會場參加大會的,還有一位來自重慶的高三學生徐翊恒。

若不是老師10月31日在朋友圈發布了這一消息,當天早上5點出發去上海,次日凌晨1點回到西南大學附中的他,仿佛就只是在班級里消失了一天。

“我有個想法,量子計算機和神經元計算機相結合起來,或者說跟機器人相結合起來,想做一個交叉的項目。”

——徐翊恒的創新想法

英才培養 他參與了月球上第一片綠葉項目研學

記者第一次采訪徐翊恒是在2018年,當時他作為英才計劃首屆重慶學員接受媒體采訪,沉穩安靜的性格并沒有給媒體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但這次參加第二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兩天只睡了6個小時的徐翊恒卻是在會場一直“亢奮”。

從會前的內部交流,到諾獎專家講解最新的科學研究成果,再到桌布論壇以及后面的學術沙龍,17歲的徐翊恒不放過一絲交流機會。“太難得了,我從10月26日知道自己要參加這個會后,就抽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來準備。”徐翊恒說。

做最好的準備,是徐翊恒的導師、西南大學附中課程創新中心主任羅鍵對他的評價。“2018年初,徐翊恒成為了英才計劃首批重慶學員,研究的方向是生物。”羅鍵告訴記者。

在徐翊恒的“英才計劃”培養學習總結報告中,他這樣寫道,“我們英才計劃生物學科的三位同學是非常幸運的,因為我們參與到重慶大學的大課題項目‘嫦娥4號生物載荷試驗’,進行月表極端生境植物篩選培植的實驗小課題研學。”

重慶大學牽頭研制的這一項目后來在月球上試驗成功,月球上長出了第一片綠葉!

獲薦參會 爸爸猶豫了兩天,差點沒讓讀高三的他去成

幸運的事還在后面。

10月24日,重慶市科協讓各個學校推薦參加第二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的人選,前提要是英才計劃的學生。

“當天,我就讓項目主管張兵娟老師把推薦徐翊恒參加第二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的事,和他爸爸進行溝通。畢竟已經是高三了,學生的時間很緊張,先得和他的爸爸商量。”羅鍵說。

和徐翊恒爸爸商量的結果是:同意他去,但還是考慮了兩天。羅鍵說,“他爸爸也知道,徐翊恒這孩子做事非常認真,如果知道能參加這個大會,肯定會用心地準備,學習時間就會減少。”

“當時也很猶豫,我覺得以他現在所學的知識深度,參加這樣高規格的會,怕他學習理解有難度,又怕耽誤他的課程,好在學校和英才計劃老師們的堅持。加上后來我自己也認識到,這是孩子開拓眼界的機會,和小孩交流后就同意并鼓勵他參加了。”10月31日晚,徐翊恒的爸爸徐杰向記者坦言。

和大家所預料的一樣,徐翊恒為了參加這次大會,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時間就開始準備。

他在網上查閱了相關科學家的資料,利用晚自習時間進行背景知識的學習,為會議的發言和提問做準備。

在后期,徐翊恒還把自己在英才計劃研究的生物方面的項目、在雛鷹計劃研究的化學方面的項目,和這些大科學家的項目進行比對,尋找相關性,“把有疑惑的地方挑出來,自己再進一步的思考后,挑了幾個拿到現場和他們進行交流。”

群英薈萃 15張桌子,大家一起大開腦洞、暢所欲言

到了現場,徐翊恒不想浪費一點時間。

10月29日早上5點,他就起床了,7點飛機從重慶起飛,9點多落地上海。

11點時,徐翊恒已經來到了第二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現場。這里有65位世界頂尖科學家,包括44位諾貝爾獎得主和21位沃爾夫獎、拉斯克獎、圖靈獎、麥克阿瑟獎、菲爾茲獎等得主。

到現場不久,徐翊恒就和英才計劃的同學們進行了觀點的碰撞,“我們進行了一個內部交流。”

13點30分,徐翊恒和眾多青年科學家、青少年科學愛好者,站在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的一幅幅海報前,與參會的其他科學家交流。海報上是他們各自的研究成果,科學家們看到一幅海報后,如果感興趣,就可與這位青年科學家或青少年探討相關問題。通過這種交流方式,青年科學家找到了潛在的合作伙伴;青少年則從科學大咖那里得到了未來科研道路上的睿智指點。

14點30分,世界頂尖科學家青年論壇開始,這次論壇又被稱為“桌布論壇”。論壇匯聚了全世界頂尖科學家、青年科學家。會場內設有15張桌子,從高中生到諾獎得主,大家分組圍坐在一起,把問題、公式與交流的各種想法都寫在了桌布上,大開腦洞,暢所欲言。

這里,徐翊恒見到了1993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天文物理學家約瑟夫·泰勒。曾拿過“2017年空間站搭載青少年科學實驗方案”三等獎的徐翊恒一直對這方面很感興趣,“所以論壇上我不只是聽約瑟夫·泰勒講,我也和他去交流。”

論壇后,約瑟夫·泰勒評價這群孩子,“有些學生年紀還很小,他們有些是高中生,有些是大學生,所以年齡范圍很廣,但每個人都有好的想法,并且每個人都能參與討論。”

“我有個想法,量子計算機和神經元計算機相結合起來,或者說跟機器人相結合起來,想做一個交叉的項目。”徐翊恒說這還在他的設想當中。

求知若渴 苦苦等待,他見縫插針和自己的偶像對話

在準備參加大會時,徐翊恒就擬定了問題和要咨詢的專家。麥克阿瑟天才獎得主、美國斯克里普斯研究所教授余金權就是其中之一。

15點30分開始的沙龍時間,徐翊恒就一直盯著余金權。“我一看到記者采訪完,立馬沖了上去。”

他向余金權討教了科研方向選擇是否要注重應用前景、未來如何選擇專業方向等問題。

“你現在年紀還小,屬于打基礎階段,得練好基本功。要先有廣泛的興趣,再找到愛好,最后才是瞄準一個學科方向努力。你不要過早地背著負擔,成天去想研究的東西能否進入實際運用環節。”余金權說,想做一名優秀的科學家,就不要過早地選擇方向,限制自己,哪怕到大學、研究生階段,都隨時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改專業,只要你對科學探索的興趣和熱情沒變。

徐翊恒回憶,當時余金權還笑著說,“當然,如果你不是想當科學家,只是想找工作,那么你的思考方式沒問題。”

面對自己的偶像,徐翊恒也提出了自己的疑問,“我現在對科幻特別感興趣,但還只是比較膚淺的想象,對科學理解的深度還有限,這個該怎么辦?”

“你這個想法挺好,做科學家就得有想象力。”得到了余金權的鼓勵,徐翊恒又開始尋找其他大咖。

“我之前參加‘太空集結號’做的項目是太空微動力對宇航員血管靜脈曲張的影響。”在試驗過程中,由于對傳感器不太了解,自己查資料的同時,徐翊恒還咨詢了一位教授,得到的方案在他看來不是很好,應該還有改進的方面

就這一問題,徐翊恒找到專家進行咨詢。“他給我介紹了最近新出來的方案,準備之后在課余時間進行優化。”

意猶未盡 沉浸在和大咖們的交流中,他錯過回渝的飛機

徐翊恒沉浸在和大咖們的交流中,意猶未盡,由于晚到5分鐘,他錯過了18點55分回渝的飛機,只得改簽到21點。

10月30日凌晨1點,徐翊恒趕回了西南大學附中,而他整理完參加論壇的資料,已是凌晨三點。當天早上八點,在高三年級十班的教室里,徐翊恒已經坐好,他還是那個準備迎接明年高考的高三學生。

重慶晨報·上游新聞記者 羅薛梅

作者:羅薛梅責任編輯:朱皓

周刊

10月31日早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官方微博發布消息,批準66座城市加入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網絡,其中南京被列入世界文學之都,揚州入選世界美食之都![詳細]
昌乐盘带工赚钱多吗